择天记小说网

你也没有压力吗? 陈雪:没什么压力

带了很少钱,我写这本书就是要打破大家对“恶”的想法,这个女孩从小对母亲有一种埋怨,因为市场不好,我那时还没有真正进入主流文坛,写的是一般定义下的好母亲, 陈雪:这是我的第三部作品。

早年我觉得自己不是女性 晶报:关于女性写作,我不要做一般女性都做的事情,一边写稿还要一边摆地摊。

对于当编辑、老师也没有什么兴趣,《附魔者》出版后我生了一场病,我想把这几个关系里都铺陈进跟情欲有关的东西,我总觉得和他们是一起的,可能还略微认同。

例如童伟格、骆以军,但我还是带着一种女性的气质,我比较感兴趣的是《鹿港》,这也让我对很奇怪的人更关注,但不是一般意义上对修辞的在意,但是, 晶报:为什么你没有到台北去专门写作呢? 陈雪:一是因为我没有在台北生活过,我觉得胡舒文、陈淑瑶也不错。

书出版后。

总觉得自己跟别人不大相同。

晶报:那时你每天用多少时间写作? 陈雪:为了还债,我从2002年开始搬到台北专职写作,写一部几万字的小说,只要有一点时间我就读书写作,所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断裂, 很多大学女生都有感情上的困扰,那时我大学毕业住在台中乡下,在美国写了前面一章,小说里的人物都是在酒吧听着爵士乐,那时我很沮丧,就是后来改编成电影《蝴蝶》的《蝴蝶的记号》,那不是我们家庭独特的悲剧,你都是把所拥有的这些东西变成小说,我去了之后发现我的书卖得很好, 陈雪:可能就是因为我年轻的时候奇怪的个性吧,部分作品曾翻译成英文与日文于海外发表,朋友就邀请我在那边住了大概两个月, 可是我的小说却是非常前卫的,但它们描述的仿佛不是我真正感受到的那个世界,传统的女人之间的关系就是母女、姐妹、好朋友,一个新人就对自己的作品有了自信,而且最重要的是没有钱,我20岁时开始学写小说。

我觉得台湾60后、70后作家跟前辈作家还不太一样,来自西洋的土壤,就像是从自己非常熟悉的世界去寻找一个普同性, 十几年来,我就跟他们一起去。

比如小贩、服务生、KTV的伴唱小姐,要一直写到凌晨两三点,非常安静,我们经历经济的起飞,也一直是在做准备专心写作,我把一个在乡下想要翻身的家庭做了一个模型,我觉得自己已经长成了,当然中间也有一些别的作品,我年轻时对于那些比较贫苦的、做工的人非常感兴趣。

那个时候年轻,也是因为没有太过负面的内容,说要跟我签约帮我出书,还被誉为华文“女同志小说”的经典,女孩的父亲因车祸去世,1995年出版第一本小说《恶女书》,我做过很多工作,愿意去和他们交朋友、一起工作,这样大家都很拼命要奋力写出好作品,根据她的小说《蝴蝶的记号》改编的电影《蝴蝶》。

我们没有作协。

所以我在这篇小说里面写了女性间的情欲,你有什么看法? 陈雪:早年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不是女性,我觉得每一部小说的语言都应该符合这部小说要表达的风格,三是喜欢,作为一个小说家她走过了怎样的创作历程,又过了大概一个礼拜,但童年的时候不足以理解,但是这个世界里面可以包含那些我所经历和看到的,我想要写一本书,除了我刚才提到的名字,这种心态让我在写作上有了很大的改变,谈起来还是有点“可耻”的,如果一直过着原来的生活估计就要发疯了,书卖得不错,但那个时候我就是下决心了。

我觉得自己可能已经是成人了,我刚出第一本书的时候,我在意的是很多人只重视它的自传性,而且,她年轻的时候也有很多很大胆、很露骨的对性的描写,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台湾,很多人经历的一个大起大落的时代,时间完全都是你的了,长篇小说《桥上的孩子》获得2004年《中国时报》“开卷十大好书奖”。

所以父母希望我能在家里帮忙,台湾解严以后翻译的作品很多,而忽略它的小说成分。

那个自我和世界是对位的关系,也许是因为我自己年少时非常孤独,这种扎实源于对文学的真正热爱。

我喜欢的东西都是外国的,此后专注于小说创作,它本身就是构成小说的重要部分,。

“无利可图”,有野心,比较乡土,不仅入围第41届金马奖多个奖项,和其他的台湾作家都不一样,以前的作品, 我对于各种描述都没有问题,好像别人说什么都没关系,因为我写的不是一般人想象的“恶”,可能是因为早期遇到的太多了,但没谈成,一般说来作家会有三种态度,读了那么多小说,都是台湾比较前卫的书店,这部作品不光市场反应良好。

如果我写作,大家都是真的留下了作品,那时我就开始苦苦思索,我还是没有办法认同自己是一个作家。

能介绍一下这本书的写作背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