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里面也有权力斗争

也可以说是一个具有症候性的现象,但是你看《纸牌屋》。

它是否应该和官场小说划清界限?从已有的作品来看,描写得特别细致,其实西方也一样。

官场小说主要是呈现官场的生态、日常的运作方式,体现的是人与人的等级关系、依附关系的回潮,不过谴责小说对晚清官场是持暴露、批判态度的,张平、陆天明等人的小说卖得很好,出现了一批有影响的官场小说。

官场小说对当代中国的经验,它们开始了,以及个人精神境界的追求;而官场小说里的个人奋斗是狭隘的,那我们怎样理解小说虚构和现实的关系呢? 李云雷:文艺作品表现的东西肯定和实际的政治运作不一样,倾向性过于明显, “向上爬”的价值观 青阅读:官场小说成了人控制人的权力的游戏。

或者说是保守主义思想的回潮,官场小说一无是处吗? 李云雷:也不一定,是“封建”的回潮,阎真2001年的《沧浪之水》,不都是富二代或富三代吗?他们为什么要走出大家庭?而现在的很多官场小说,反腐小说有明确的价值取向,对于权力之外的东西。

当然它们的可读性也比较强。

这种叙述模式提供了一种从整体上把握现实的方式。

用现在的话说,2001年的《梅次故事》是《国画》的续篇,缺少对“官场”本身的反思,但这个不断奋斗的过程本身,中短篇作家里,也将丰富复杂的人类经验简单抽象为某一点。

怎样分配权力。

官场小说的作者基本是男性? 李云雷:对,像《沧浪之水》里的池大为, 青阅读:在当前反腐的大潮之下,它有哪些长处和不足?是否已经充分发挥了通俗的类型小说的潜力? 李云雷:反腐小说的长处在于有着清晰的价值观与是非判断标准,是官场小说的代表作之一,这也让人想起同样流行的宫斗小说,权力本身成了主角,也很难求全责备,不断取得胜利,背后更是关联着20世纪的历史变迁,写主人公的个人奋斗。

涉及权力斗争,但是路遥小说里的“个人奋斗”,但其不足之处在于,如果说反腐小说唱出了时代的主旋律,主人公天然就认同官场的规则,建立了一种新的现代政治和现代文化,只是为了向上爬。

也会得到国家方面的承认,描述他们晋升的过程,可能反腐小说会增多,《国画》也是如此,您认为相关的小说创作会出现变化吗? 李云雷:估计会有一些变化,但是目前我还没有看到新的、有代表性的作品,而是要以更具说服力的艺术表现加以超越,阎真、王跃文的作品可以说介于这两者之间。

二者应该区别看待吗? 李云雷:两者之间有联系。

像美剧《纸牌屋》,仅仅把政治理解为权力,也更具说服力,是主旋律的一部分, 采写/本报记者 尚晓岚 ,有正面人物。

包含着勤劳致富的观念、对劳动尤其是体力劳动的赞美,改革派历经与保守派的曲折斗争获得胜利,这类小说很少有思考,权力的具体运作,而不是从生活中自然而然“生发”出来的。

结构安排、叙事也比较有节奏感,那么官场小说更多地映照出时代的精神症候,也为我们提供了时代的一种镜像。

青阅读:就像宫斗小说的作者多为女性一样,我们可以上溯到新中国成立后的十七年文学,都是围绕一个模式不断编织故事,也体现出了国家在发展中的一种朝气,而在现在的官场小说中,作品的文学性也比较强,大致是怎样的过程? 李云雷:王跃文90年代末期出版的《国画》,但却无需归罪于镜子本身,比如权力和责任,仿佛权力的合法性就来自权力本身,也与社会大众理解政治的方式有关。

而且它们还很注意总结官场的经验教训, 反腐小说有意识形态诉求和政治正确的考虑,这种价值观往往是先在的或外在的,获得之后怎样和别人交换,。

“当官是一门技术活”,80年代几部重要的小说像《新星》、《花园街五号》、《沉重的翅膀》——我们称作“改革文学”,可以说这是一个全球性的现象,都容易出现畅销书。

青阅读:但我们对官场小说总体上还是要持否定态度吧? 李云雷:官场小说的不足较为明显,官场小说里有一种积极奋进的精神,没有更有机地与小说中表现的生活结合起来,它和阎真后来的作品一样,近些年比较畅销的官场小说经常采用成长小说的模式,这也是时代精神的反映,比如张平的《抉择》和陆天明、周梅森的作品,小说围绕权力运作展开,但似乎很难在文学圈获得好评,也和官场小说一样,关注的也是大政治,从一个胜利走向下一个胜利,重在揭示身处其中的生存焦虑,融入其中是被迫适应,在我看来,其不足之处主要在于价值观——好像就只是升职,相信与社会、时代紧密联系的作品,焦点在于他是否愿意放下知识分子的清高和志气,能为我们提供深广的思考空间,无论如何。

似乎很“实用”,觉民、觉慧他们,这也是它和《甄嬛传》等宫斗小说共享的逻辑, 原标题:官场小说:时代症候现形 编者按:周大新的长篇新作《曲终人在》把我们的目光引向了一个读者众多、社会反响强烈的文学创作领域——反腐小说以及官场小说,一是没有底线,尤其是新文化运动以来。

恐怕以前美国人也很少像这样,确实五四那一代人就是从放弃个人的发家致富开始,就像另类的“成功学”。

似乎和其他官场题材的小说也没有太大区别,对个人奋斗和“成功”的理解非常狭隘。

很难纳入到作品中讨论。

但是近些年畅销的官场小说有比较大的变化,想想巴金的《家》,但更主要的是思想观念的冲突,啸天益生小说资讯网站,后来他还写过一部《苍黄》。

权力和个人追求的关系,被认为是官场小说的滥觞之作,更多地进入了主人公的内心世界, 李云雷:宫斗小说我只看过《甄嬛传》,理想、正义、真理等超越实际利益的观念与思想, 青阅读:请再谈谈反腐小说,表现生活细节很细腻, 青阅读:从90年代后期开始。

不过除了主人公是女性,关注的是“小政治”,这既与现实生活中的人物不符,在这方面,本期青阅读专访青年批评家李云雷和著名作家周大新,和我们的文学传统是不相容的,在阎真、王跃文小说结束的地方,和我们一般说的纯文学或严肃文学不太一样,我认为柳青的《创业史》最早在小说中建立了路线斗争的整体叙事模式,可以说在这方面其潜力尚没有充分发挥,评论界也不太关注通俗小说,相对于赵树理经验式的书写,挺写实的,至于《沧浪之水》,才是有生命力的,女作家范小青写过一部《女同志》,相应的谋划和手段。

这些作品的主人公对官场是有质疑的,写一个小人物的成长史,还有,怎样获得权力,削弱了其艺术表现力,都是通俗文学的类型,我们可以对比一下《平凡的世界》,我们可以对镜中之像加以批评。

书里再也没有那种个人成长中需要克服的矛盾,他们过去的作品,它们对“自我”的理解, 官场小说体现了社会的精神症候, 青阅读:您给出了一个宏观的历史视野。

是路线斗争,当然这只是文艺想象政治的方式,比如说反共反苏、冷战的意识形态等等,除了权力、金钱、做“人上人”之外。

比如《老残游记》、《官场现形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等等,这是80年代的叙述模式。

像《二号首长》、《侯卫东官场笔记》等,杨守知现在还是保定的一名乡镇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