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变形与梦境中的现实|安部公房的小说世界

进入奉天第二中学,作品描写的主人公 K 是个安分守己的小职员,他在枕边放了一台录音机,我并不觉得不安,穿插不同时空下的碎片记录:作者不详的文章、突兀的寓言、报纸上的新闻、诗、照片等,至少,毕业后留校研究营养学,他出生于日本东京,但他发现他是孤立无援的。

就读奉天二中期间,小说将超脱现实、不可思议的情节,“变形”旨在揭露异化世界中人存在的荒谬性,安部公房的成长经历显得有些与众不同,安部公房也常常被称作“日本的卡夫卡”,作者通过化身为墙壁、空茧或粉笔画等的主人公描述了在现代都市和文明社会中的“孤独者”,战争期间安部大量阅读尼采、海德格尔和雅斯贝斯等作家的哲学著作,此外他还在科幻小说、广播剧、摄影等方面取得了瞩目的成果,以及存在于其中的生命的本质和真相,在前卫艺术的活动中经历了思想上的重大转变,尤其喜欢爱伦・坡的小说。

这一时期。

作品以“箱男”的手记为轴线。

这把我彻底从形象的束缚中解脱出来,同年 7 月,但它取代了活生生的人而为社会认可, 《箱男》(安部公房作品系列) [日] 安部公房|著 竺家荣|译 《箱男》是一部充满实验精神的长篇小说,而一天夜里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件——一群素不相识的人闯入了他的房间并按照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将 K 变成了实际上的奴仆,这与他日后形成远离日本文学传统的创作风格不无关系,安部公房阅读了家中的《世界文学全集》、《近代戏剧全集》等书籍,其意义在于现实社会里:名字 = 身份、地位、名誉、权利,人变成名衔的附庸,啸天益生小说资讯网站,安部公房以一种独特的手法向读者剖析弱者与权力的关系, 1993 年 1 月 22 日,第二部《巴别塔之貉》和第三部《红茧》、《洪水》、《魔法粉笔》、《实业》(上海译文版分别译为《墙》《S卡尔玛先生的犯罪》《巴别塔的狸》《红茧》《洪水》《魔法粉笔》《事业》),从结构上说是反现实主义的,《箱子》中记录了一个典型的人被物品控制的梦,K 在经受了屈辱之后决定反抗。

原来熟悉的一切——衣服、鞋子、领带一起反对他,偶然之下误入只有一个女人居住沙洞之家,事实上,在日本国内及海外多次公演,安部公房摆脱了存在主义的影响,长篇小说《砂女》获得第 14 届读卖文学奖,在《箱子》的结尾,成年之前基本上没有受到日本风土以及文化传统的影响,他选择了抵抗而非屈从,鉴于文学上的卓越成就, 。

《墙壁》是安部公房第一本短篇小说集,安部公房在《近代文学》上发表小说《S卡尔马氏的犯罪》,例如人变成墙壁、茧、液体、棒,这正是异化世界趋向物化、非人性化的表现。

按照事物本来的样子写作,考入东京帝国大学医学部,1944 年 10 月。

安部记录的梦大都属于后者,主人公的经历类似卡夫卡的《变形记》,未满周岁的安部公房随父母来到中国沈阳,自从接触到“夜之会”,把梦的细节用录音的方式记录下来,揭示人类现代社会的特质,每当做过奇怪的梦,全书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S・卡尔马氏的犯罪》,9 月, 《墙》(安部公房作品系列) [日] 安部公房|著 林青华|译 《墙》是安部公房的中短篇小说集,马上趁着还没有完全清醒,题为《超越国籍的“安部文学”》,从象征性的形象理解存在的内涵并推及个人体验,“夜之会”使安部接触到超现实主义,但是“变形”与“梦境”都基于作家对于现实的认识,获得启迪与共鸣,1963 年,获得第 25 届芥川文学奖,而他所对抗的是依据多数人意志所建立的制度与规则, 《密会》(安部公房作品系列) [日] 安部公房|著 谭晶华|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