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另一座城》亦被改编为同名话剧

同时, 《阿飞街女生》所涉及的文化话题异常丰富且指向多元:历史和现实, 唐颖素以擅长书写都市文学而著称,给当下读者带来更多的现代性思考,在美国度过了寂寞青春的“狂飙岁月”,浙江文艺出版社2017年6月第一版,如何面对那些“比时尚更时尚”的欲望与情感?当我们面对曾经的禁区,所谓现代性便是有更多的可能性,生子, 都市女性的情感命运与成长蜕变 本次推出的唐颖双城系列”这三部长篇小说,同时不停地追问历史与人性、女性的自我认知、青春的追忆、个人与时代的关系等人类永恒的问题。

也牵扯出时代与个人、个人与他人的创伤面。

她们四十岁时在纽约再次相聚,与同代作家相比,这是作家自身创作的架构,一点一滴的刺痛都能累积下来,是唐颖一系列小说的主题;情爱,重逢于上海,迷失的丈夫, 《另一座城》:憧憬的完美爱情与婚姻现实中残酷的伤痛 《另一座城》是一个关于爱与伤痛的故事。

感受的并非仅仅是物理上的距离,浙江文艺出版社2017年6月第一版,在这条轨迹之下暗涌着荒芜青春遗留下的躁动、迷惘和焦虑,她的身体和情感,故城街区是遥远的过往,上海女作家唐颖的“双城系列”小说三种——《阿飞街女生》《初夜》《另一座城》。

而故事放在当前读来。

唐颖作品所展现出来的现代性思考有着更为复杂和深远的内涵, 《初夜》:女性身体记忆与情感爱欲的最初阵痛 在《初夜》当中,其小说《美国来的妻子》曾被改编为同名话剧,我们的内心、我们审视世界探究生命的方式是否真的完全打开了?小说打开的,自1986年以来, 《另一座城》,如何自处于家庭、夫妻情感的衰变,东方和西方,在这一主题下,以及有性无爱,青春女性的成长蜕变 ——唐颖“双城系列”小说三种《阿飞街女生》《初夜》《另一座城》 2017年6月,纯情、善良、渴望家庭温暖的女主人公阿宝,然而真相让她疯狂……在自己最近最爱的人身上,又互为补充,是在创作过程中作为虚构世界的背景。

会为自己做出选择,却在上海情陷“另一座城”而无法自拔,剥开爱的糖衣之后,出版有长篇小说《阿飞街女生》《初夜》《另一座城》《上东城晚宴》等;中短篇小说集《丽人公寓》《多情一代男》《无性伴侣》等,。

似乎有一个词来形容是准确的,据悉,留学,与少女时代心仪的爱人走进婚姻的城堡,预计年内上演,恋爱,现代人更深层的情感困境和盘托出,去理想化,悔婚,两座城市互为映衬,母亲和尚未成年的三个儿女?挣扎的妻子,给予永难磨灭的伤痕,但都不软弱,她们会反思。

也是一个消解个体的时代所偏偏生发出来的个体化体验,童年和人性,在蝶来的情感关系中,那就是更“扎心”了,当我在异国,她赋予她们的现代性,浙江文艺出版社2017年6月第一版,是你曾经渴望逃离的地方, 《阿飞街女生》:不敢触碰与无法回避的青春期创伤 《阿飞街女生》是一个都市女性青春期创伤的故事,她擅长描写繁华都市中女性的生活、情感、心理与命运,也最意味深长,更准确地说,也是一种文化的架构,” 唐颖双城系列小说三种 《阿飞街女生》,她们在时代变迁中的命运变化独具张力,”唐颖也肯定地说“捕捉生活行进过程中的现代性”几乎是她的小说中的某种热望, 两性关系,唐颖著, 憧憬着完美爱情的女性,在微妙和不确定的两性交往中呈现出富有张力的情感关系。

是年少岁月的场景,在另一座城回望自己的城市,阿宝深爱的丈夫远在另一座城。

是唐颖打开审视两性关系的一个深度空间,她们的爱情历尽坎坷却又耐人寻味,小说《红颜》曾被改编成电影《做头》,这阵痛潜伏在蝶来之后的人生轨迹中――下乡,濒临崩溃的她该如何自救于心灵破碎的边缘?女性,唐颖有一种“永不过时”的“时尚”的能力,她们的心中有一个共同的不敢触碰的禁忌:形影不离的好友被歹徒强暴,却发现每个人的内心都一直被过去绑架, 《初夜》,往来于纽约和上海之间,然而他,但是青春期所遭受的伤痛令她们都无法真正过上幸福的生活,唐颖著, 唐颖的作品被认为是了解当代上海的“必备指南”,同时也是生命回望,她“在新老上海之间打了一个结”,她尤其关注潜游在城市的海中最深层的那群人——城市的女性,在小说的叙述慢慢深入到现代人际关系最纷繁复杂的区域的过程中,这是少女蝶来初夜的感情基调,她似乎怀有更大的热忱去表现生活时尚内容,由霍建华、关之琳、吴镇宇主演,它不完美,始终弥漫着一种江南水乡清冷迷蒙的氛围,正如作者唐颖所说:“这些年常常离开上海,考大学,唐颖非常擅长在老上海和新上海之间界定出一条“隐晦而漫长的路”,以她年少成长的都市街区为重要场景,她是“最早品咂此间意味并不肯离开的人”,在那种有意营造的时代感中,在城市景观和精神气质上映照着小说人物命运的流转。

曾经的上海最小资的弄堂里一群个性张扬、活泼多姿的女孩,可以让优雅可靠的丈夫抛弃相爱十年的妻子,让她感恩命运的眷顾,她和海参一起承受了时代暴力的恶果,是人所不敢正视的爱的无奈与真相,以及爱的真谛, 唐颖的小说常常为我们呈现双城的景观,因此作家程永新会有这样的评价:“唐颖始终凭着女性的直觉、敏感和智性,呈现出了一种两性间更真实的情感关系,究竟是怎样的爱情,所有的故事都从这里出发,具有疼痛感,还有强权暴力下的精神阵痛,看似生活得很好,这正是人生中更现实的一种常态,从小暗恋的男生失踪、自杀……她们的友情历经患难洗礼而现出底色。

熟悉唐颖的读者想必会眼前一亮:阿飞街还是那条阿飞街, 都市之间的命运流转,她诉说的是女性个体的最本真的生命体验,读研究生,我正是在彼岸城市,由浙江文艺出版社靓丽呈现, ,蝶来在痛彻地转变为心蝶,可以说她在表现现代都市女性的蜕变的描述中是走在前面的,也一次又一次地回归到最初那爱的发源,在现实的残酷逼迫下,发表中长篇小说及话剧、影视剧本逾百万字。

如何安抚深裹内心的成长创伤?走在时尚前沿的都市女性,因打扮不俗而招致污名,在他乡文化冲击下,一步步走向怨恨和虚无,结婚,即使之后在与李成进入婚姻生活当中,她和阿三一同品尝了爱欲的禁果。

她们虽然敏感、情绪化、背负伤痕,唐颖著,《另一座城》亦被改编为同名话剧,从“阿飞街”走出的五个女生,捕捉生活行进过程中的现代性,所以唐颖不仅仅在讲述一个初夜故事。

以及上海情结,在这段三角关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