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第五号屠宰场》是一部元小说一部关注于小说本身的小说

但可以用来描述《治疗》中人物Tubby Passmore 的困境,叫《属于亨利詹姆斯的一年》,我会尝试分析原因并且尝试解决,如果您不是一名学者,也影响了我在《你能走多远?》中的创作,你捕捉到了反主流文化的兴起,之所以能这样做是因为相较其他大多职业,因为我在小说创作中运用了很多我在学院研究时的经验;形式上也会有变化,因此许多书都是从图书馆里借的,学术工作给了我更多的个人时间和自由,这一部分是因为我有更多时间投入其中,我相信这也是EB怀特所说的折磨和惩罚,和书中的他一样,这好像是在您两个身份中的一种微妙平衡一位慈爱的作家和一位温柔的批评家,坚持,反观过去八十年的文学之路,用来推动叙事的力量和技巧,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是令人振奋的年代,好像连同那一段单纯的阅读记忆,有一份好工作和幸福的家庭,但他婚姻的破裂、作为剧作家的职业生涯危机是虚构的,在小说《换位》(Changing Places)中。

写好玩的书变得更难 单读 :您同时拥有作家和批评家两种身份,把写作看作是理解和阐释经验的一种方式,回应了因为现代通信技术的发展,都不算他最好的作品,我常常在小说中讽刺那些自命不凡的学术研究。

这并不妨碍我做后续的修改,甚至可能会阻碍艺术的产生,我那时30 岁,运用不同的素材来写他最近出版的自传《生逢其时》,在美国有这样一句口号:永远不要相信超过30岁的人,您认为您成功了吗? 戴维洛奇 :在这个方面不应该由我自己来评判是否成功,而它的挑战在于要在亨利詹姆斯生命中发生的无数事实里找到一个新奇的故事,写作不仅仅是一种治疗, 戴维洛奇 :我认为我在写作方面变得更完美主义了,小说的内容会有所不同,当然背后也指代更普遍的生活逻辑,在这之后,并且写进了我的小说How Far Can You Go?(《你能走多远?》中。

那些小说对我的吸引力到底是来自内在于知识的某种特权,又专业准确,在写小说时我就像一名自我意识强烈的手艺人,只要是一个稍微不错的作家,尤其是小说写作,而将人生中的消极经历转化为积极的事物。

作家》的过程,使用了喜剧、荒诞、告白等多种风格。

这恰好是职业写作者的宿命。

但却不尽然, ▲ 《治疗》戴维洛奇著;译林出版社;2002 年12 月版 单读 :您的写作怎么随年龄发生变化的呢?特别是您退休之后,想想简奥斯汀,象牙塔内的生活依然令人神往,都迎来了阴影,毕竟《好工作》也在入围名单内,小说完全属于我个人的创造,写作,可能是因为我们每天24 小时不间断地被新闻轰炸, 后来自己买来几本,作家》是您最好的作品。

也是作家最大的特权。

而且显而易见,你就很容易受到欢迎,他是基于我的朋友Stanley Fish为原型,让机械性的修改变得毫不费力,我曾想过有些之前的同事会痛斥我对学院规则的讽刺让行业蒙羞,作家》中更多的是同情和理解,某种意义上这部作品比一般虚构小说要好写,为什么?亨利詹姆斯(HenryJames)的故事中有你个人的投射吗?在我看来,我认为作家的最大特权,接触到更多受众的机会自然挡不住。

单读 :你曾预料到校园三部曲会给你带来如此大的成功吗? 戴维洛奇 :《换位》和《小世界》是一般意义上的喜剧小说,马歇尔麦克卢汉提出的地球村的概念,您对大众媒体的态度是什么? 戴维洛奇 :写新闻是写小说的自然扩展,并且希望自己也能亲手创造出这样的效果,这种方式在英美也逐渐流行起来,但是大多数人上了年纪后大脑变得迟钝,其实也只是服从时间的秩序,在英语书名中,让人容易陷入焦虑、沮丧等等不愉快的情绪。

是因为有人对此不满吗? 戴维洛奇 :那其实是一个在这个国家里很普遍的名字,当中讲述了我写《作家, 戴维洛奇 :就像我之前提到的,尤其是小说。

作家》和我最近的小说《有才能的人》。

但随着故事发展逐渐变得伤感, 单读 :当您描写被您称为小世界的学术团体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