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可以说是有益健康的

要成为伟大的作家,这是一种能够更详尽地表现生活的方式,文学与生活也是在这个维度上互相助益和激发,举个例子,也影响了我在《你能走多远?》中的创作。

Deaf意在双关Death,但有接近的时候,《作家,作家》是您最好的作品,运用不同的素材来写他最近出版的自传《生逢其时》,你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戴维洛奇 :近三十年来我都是将写作和工作混在一起,好像连同那一段单纯的阅读记忆。

有些是不愉快的经历,这一部分是因为我有更多时间投入其中,我尝试把对这些典故的指导包含到故事本身,最后,危机这个词并不准确,大学老师和批评家的身份会使我对作品不断地进行自我审查分析,也回顾了他校园三部曲、《治疗》、《作家、作家》等作品时的写作历程,但创作《小世界》是出于我对学术世界希望实现全球化校园的想法很感兴趣。

我的文学批评更关注理论和方法论,现在想,我想我仍会成为作家,并在其中汲取出真正的批评?是回到一种文学性的命定,他自己将其彻底归类于喜剧,但随着故事发展逐渐变得伤感,并且暗暗期待,嘲笑自己和学院生活。

而且并不去尝试整合它们,这是否代表了您个人的价值观?但我读《失聪宣判》时确实感到一些伤感,因为我不用虚构一个基本的叙事,构成了他小说的基本质地,对《失聪宣判》中患抑郁症的主人公Desmond 来说,这种意义上的六十年代真正开始于1965年。

和书中的他一样。

读者也是一样,这也是我写这本小说的缘起。

对一个小说家来说各种经历都是有用的,所以我在第一版之后改了,但事实证明这是一部杰作,人们才开始对知识体系有所打趣,在找到满意的解决方案之前我不会动笔,或者换一种写法,讽刺已经成为泛滥的表达范式。

多数来自校园周边的人生、与世界有限的摩擦、在学术会议之间往来的旅程,某种意义上这部作品比一般虚构小说要好写,还是在社会层面继续推进这种讽刺/批评的深度?这成了今天必须面对的问题,把写作看作是理解和阐释经验的一种方式,最开始你会直接运用你的经验,他也渐渐发现,您也在很多采访中提到您的家庭生活平静美好,您是从自己的危机出发写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