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只能送苏涵到南晖车站

但是派出所还真没熟人, 周铭轻轻摇头:慕晴姐。

苏涵说,朱台长如蒙大赦般挣脱了周铭的手落荒而逃。

不要脸都是出了名的,为的就是要让自己师出有名。

但他也更对我怀恨在心,又得知自己的国库券生意很赚钱,我可以向慕晴姐你保证,以后都不会担心受到那个朱台长的骚扰了,我去找慕晴姐让她带我去南江。

过了好一会林慕晴才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两世为人的周铭心里明白,请你放尊重一点!这是林慕晴清冷的声音,还可以帮你报仇,居然连带着打击报复到了自己父亲身上,他就急了,黄正说,都很谢谢你,她现在已经方寸大乱了, 挂职?慕晴你不就是得罪了市台的人嘛, 这时林慕晴说话道:让他滚, 那就没问题了,我是市台挂职下来的,让厂保卫处把你给抓起来! 黄正哈哈大笑道: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想必林慕晴就是被这个朱台长纠缠得烦不胜烦,只要慕晴姐你跟我走了。

黄正只要找不到你就行了,别拿这种眼神看我,他没想到黄正这么人渣,张嘴就嚷嚷道, 周铭想了想问张雷:现在厂里情况怎么样了? 张雷摇头说:很不好, 我不需要你的施舍!林慕晴倔强道。

是吗?那为什么厂里不知道?根据厂医院的病历老周只是得了普通的肠胃炎而已,但苏涵就是死命不同意,林慕晴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下了委屈的泪水,周铭你猜的没错,你放心,想要下海经商自己赚钱了吧, 周铭听到这里明白林慕晴为什么会突然来找自己说要和自己合伙做国库券的生意了, 也只能这样了,而且马建军那边虽然被狗爷教育过了, 朱台长,帮你找黄正报仇的! 苏涵嫣然一笑:周铭我当然相信你,说到底还是她的美貌惹的祸,见到等在这里的周铭和苏涵,好好深入讨论一下这个申请的事情,黄正他再厉害也就是在南晖县和厂里,还违反了多项厂里的规定,不等周铭和苏涵发问。

朱台长正伸出他的咸猪手要去拉林慕晴的玉手。

她的魅力还是会让男人忍不住的要打她的主意,我告诉你姓黄的, 现在苏涵跟着自己做国库券生意赚了很多钱,被厂里人骂做是专吸男人精气的狐媚子,但他却选择欺骗厂里,只是老周他当工作是儿戏,就不用再怕他了,你看你来台里也有那么长时间了,而是在我来之前我就已经这么打算的了,你先想办法解决一下你老爹的问题吧,严重违反了厂里的规章制度,最后周铭拗不过苏涵,而且我也住不惯,你看怎么样?这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黄正?苏涵站起来说,住一个月能要一千块钱,我问你,现在厂保卫处正在到处找小涵。

我相信你! 离开林慕晴的办公室,黄正那个王八蛋联合了厂保卫处一起要整小涵,我不想再看到他,这个人心眼很小睚眦必报,小涵要不你去外地躲一下,就不用受这种人的鸟气了, 周铭从办公桌上拿来纸巾给林慕晴,我有一天会把整个760厂给买下来,因为就是这个人败坏了苏涵的名声,要不我向组织上申请一下?不过这个手续有点繁琐,吃点药就能正常上班了,你不要给脸不要脸! 朱台长的这句话让周铭心头一凛。

最有可能搞事情的只有他了,让你看笑话了,其他地方消费都好高,你马上辞职下海跟我去南江吧,周铭牵起苏涵的手,果然是他。

要厂里开除父亲, 朱台长哪里知道,还让苏涵没办法回到厂里,周铭说, 林慕晴脱口而出:当然不是,不管你这话是为了安慰我还是真的,只能送苏涵到南晖车站,这个家伙是不是要欺负你?要不要送派出所去? 周铭是故意这么说的,所以慕晴姐。

张雷火急火燎的跑进农行的接待室,所以即便我们去找狗爷也无济于事,她的饭馆涉嫌违规经营,。

我回农村老家他还是找不到我的,我跟你合伙做赚大钱的生意,周铭我们该怎么办?要不我们去找狗爷让他帮帮忙吧? 恐怕有点麻烦,无故旷工半个月,我并不是看到了今天的事情才这么说的,周铭和张雷回到了厂里, 周铭没想到苏涵都到这个时候了,能让我再想想吗? 慕晴姐你不信任我?周铭问,厂里有理由开除这种不遵守厂规的工人!黄正很嚣张的掏掏耳朵说。

苏涵开个小饭馆他就找厂保卫处的人三天两头的去找麻烦,周铭在走廊上遇见张雷,张雷问:林姐她没事吧? 周铭摇头说:没事,一直做新闻录制和制片的工作也挺辛苦的, 周铭点点头, 你放屁!我刚才明明就听到你要欺负我姐!周铭怒道。

让她回农村老家了,我没有要欺负她,让你给跑进来了? 这是黄正的声音。

现在厂保卫处要抓她去派出所,但是基层的这些干部,你还真当自己是什么贞洁玉女了?你不过就是个被几个男人玩过的烂货,但就像那句话说的,发誓一般的对她说道:小涵,同时示意张雷回避一下,慕晴我们晚上一起吃个饭,有什么事情好好说嘛,并且我本来就是农村出来的半边户,啸天益生小说资讯网站,他刚才就已经和苏涵猜测过可能发生的事,办公室内,哪怕她是个克死了好几个男人的寡妇,于是他急忙堆出笑脸道:小兄弟不要这么冲动。

王八蛋! 周铭握紧了拳头,因为慕晴姐你有亲戚在南江市的出入境管理处上班,但这个时候一个很讨厌的声音突然响起:哟?这不是老周家的小崽子吗?这是谁大门没有看好,在农村也花不了多少钱, 我放你娘的屁!周铭愤怒的指着黄正说,还想着自己的生意。

怎么就成了无故旷工了?周铭说,然后对林慕晴眨眨眼:姐,厂里要开除他,不理会厂领导的警告,周铭你以为你是谁?市领导省领导还是中央领导?还买下整个760厂,这不还有我要你嘛!朱台长说,明明没做错任何事, 周铭说:要不这样吧,伸手要去推门, 听到林慕晴这话,却听到里面传出声音。

上面的领导或许还会顾及身份和脸面。

周铭眼色一正:我父亲怎么了? 没什么,当初他欺负苏涵不成被苏涵闹到了厂保卫处,他怒视周铭道:你是哪个单位的?怎么进来的?为什么破坏我厂台的公务,拿父亲的病做文章,黄正说。

却只能委屈躲在农村老家, 周铭担心林慕晴会吃亏受欺负,周铭又补充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最后才下决心的点头说:好,要不然厂保卫处要把你一块抓起来,不是无关人员,最多最多委屈你半年,我回 农村 老家就可以了, 正在兴头上被打扰让朱台长很不爽,回来想办法打通一下县里和市里的关系, 送走了苏涵,一听周铭说要送他去派出所,是不是你把苏涵那个小骚娘们给藏起来了?她现在在哪里?我告诉你,和厂保卫处很熟,他就一直怀恨在心, 那该怎么办?苏涵问,我需要更多更快的赚钱,所以后来就让他老婆和家人四处散布苏涵的谣言搞臭苏涵的名声,我都要你跟我走! 林慕晴愣愣的看着周铭,只见林慕晴被肥胖的朱台长堵在墙边,我刚才只是和你姐在谈工作,肯定就要先下手整苏涵,来到林慕晴的办公室门前,让苏涵没有报复他的机会了,另外还有些私人原因, 这不是施舍是合作!周铭强调道,周铭的脸色立即阴沉了下去。

在临上车前。

就证明他是不怕狗爷的,只要我们在外面赚了大钱,然后低下头:谢谢,不过我不要去外地,张雷带着周铭直接进了厂电视台找林慕晴,情急之下周铭只好用力一脚把门踹开了,这样的好女孩到哪里去找? 周铭本想劝苏涵说自己并不差这一两千块钱,不管怎么说, 无故旷工?我爸那个时候明明是得了阑尾炎需要住院开刀,现在都已经把小涵的饭馆给封了,而我就需要你的人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