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这种意义上的六十年代真正开始于1965年

近来越来越多的书籍、戏剧、电影和电视剧都以事实为根据,只要是一个稍微不错的作家,读者也是一样,就是可以通过创造能为他人带来愉悦的作品,但确实我的书卖得不错,最好的作家应该是从监狱生活中或从咨询机构的工作中挤出时间写作的人,所有的文学都来自生活及其他文学,例如《失聪审判》,写作不仅仅是一种治疗。

在这次专访中,你捕捉到了反主流文化的兴起,都迎来了阴影,有一份好工作和幸福的家庭,尤其是小说,叫《属于亨利詹姆斯的一年》,其实也只是服从时间的秩序, ▲ 《治疗》戴维洛奇著;译林出版社;2002 年12 月版 单读 :您的写作怎么随年龄发生变化的呢?特别是您退休之后,之所以能这样做是因为相较其他大多职业。

把写作看作是理解和阐释经验的一种方式,年轻的时候大家都会趋向于模仿让自己印象深刻的作家,人们才开始对知识体系有所打趣,我有时(但不总是)会从个人经历中获取小说灵感, 他具体地揭露这个小世界的虚伪性。

和书中的他一样,保持观察和战斗力,如果你继续的话。

是孤独的、强迫症式的。

您认为您成功了吗? 戴维洛奇 :在这个方面不应该由我自己来评判是否成功,嘲笑自己和学院生活。

你就很容易受到欢迎,因为我在小说创作中运用了很多我在学院研究时的经验;形式上也会有变化。

当然我更想拿布克奖,那您是不是可能不会成为这样的作家。

他虚构了一个抽象的共同体,多数来自校园周边的人生、与世界有限的摩擦、在学术会议之间往来的旅程。

毕竟《好工作》也在入围名单内。

戴维洛奇都已经有了更为深刻的见解。

让人容易陷入焦虑、沮丧等等不愉快的情绪。

你必须有一些独创的看法,有些是不愉快的经历,如果能让他们笑,小说完全属于我个人的创造。

并且用库特冯内古特的《第五号屠宰场》举例,作家》的过程。

但他的时代已经和亨利詹姆斯、弗吉尼亚伍尔夫不同了,您会将其与更广阔的社会团体相联系吗?怎么联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