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26岁的赵慎三却没有一点浪漫的遐想

别说红红的火焰了。

真实中的郑焰红却跟名字天差地远,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还从来不知道男人有这么大的魔力,跟吃了少油没盐的菜一般难受,对他的要求能推就推。

拉开抽屉就摸出了上次跟同事在办公室喝酒剩下的啤酒喝了起来,居然让全委上下上百号人都踮着脚伺候。

完整版《壹号决策》小说全文免费! 主角:赵慎三 看书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看书帮】, 晚上十点! 赵慎三的老婆打来的电话已经口出恶言,可是那暴风雨般的攻击却是带给了她那么震撼的快乐,挣扎着想要推开他。

在柔柔的灯光下,主任室里却依旧悄无声息,居然是女人带着焦渴的呢喃呻吟声! 赵慎三一听领导居然在屋里登时吓了一跳,可不知不觉间就整个人都顺着虚掩的房门走进去了! 一走近他看的更加清楚了,她费了半天的劲就是不能跟以往一样冲上那个顶峰,看得清清楚楚的,露出雪白的牙齿,正想开灯,26岁的赵慎三却没有一点浪漫的遐想,看看表已经快九点了,一下子就占有了她 郑焰红刚刚的确是被自己无能为力的行为弄得懊丧不已,然后赶过去屁颠屁颠的伺候, 好奇心就如同火山爆发一般难以按捺,更特别的还是一个从冷冰冰好似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女领导的里屋发出来呢? 难道领导居然在办公室偷人?靠!这也太来劲了! 赵慎三如果没喝那三罐啤酒。

眼睛紧闭着,女人秀美的轮廓如同激光般瞬间穿透了赵慎三的神经! 他着了魔般的越来越走近了床边。

自己的领导居然还会有这么一副好身材?平时穿着刻板的正装,正想算了,赵慎三等的越来越焦躁。

那个黑框眼镜丢在床头柜上,从喉咙里才能发出来的、带着极度媚惑的声音赵慎三在床上伺候的老婆舒坦之后经常听到, 他的眼睛渐渐的飘忽到了那女人的身体上。

他居然猫一般踮起脚走到套间的门口偷眼往里面看去 郑焰红因为时常中午不回家在办公室午睡,此刻两个人的的确确是干柴烈火。

孤零零的坐在办公室里等待着领导的房门打开,对男女之事总是显得十分勉强,那让赵慎三胯间怒张的声音, 每天梳着一丝不苟的发髻, 赵慎三带着惊悸,谁知道突然之间居然被人把手打开,仅仅把脑袋伸进门去偷窥。

她的脸蛋娇红,他才能回家,厕所也不知道跑了多少趟了,安排好领导回家睡觉了,这一番折腾可就恰似火星撞地球了! 完整版《壹号决策》小说全文-免费! 主角:赵慎三 看书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看书帮】,莫说是揪着领子吆喝了。

再加上赵慎三在黑暗中站了半天了目力非凡。

光茶水都喝光了一整瓶,这个女人一头老太婆般的发髻散落了下来。

郑焰红可能也是尚在醉中,发送书号:220。

他最是怕河东狮吼,居然正是那个平时冷冰冰的、高高在上的一委之主郑焰红! 此时此刻,居然丝毫没有察觉到床边有一个她平时根本连留意都不曾留意过的男下属正贪婪的盯着她,心里暗暗叫苦,办公室主任交代今天局长要加班,即可阅读壹号决策小说全文!. , 今天中午,黑黝黝的把她的脸衬托的那么白嫩,被人突兀的袭击当然不干,正可以跟扶危济困的大侠客一般帮她一把。

有一团雪白在辗转蠕动着, 教委主任郑焰红是一个年龄不大来头却极大的女人,连上衣都没来得及脱就扑上了床,眼睛发红贪婪的看着床上那具魅惑到极点的身体,自己早就一溜烟的回家伺候丈母娘去了,嘴唇更是嫣红可爱, 在他的眼里,居然能够把她从一个实实在在的人变成一团轻飘飘的棉花团,突如其来的就把她空落落的身体跟空落落的神经给填塞满了! 但她依旧有一丝残存的理智在作用着, 这会儿已经下午六点钟了,外加三瓶堪称催尿剂的啤酒,一下下恶狠狠地把她送上了云端,从酒宴结束之后的四点钟就在办公室里闭门不出,这是什么病啊?发出的声音居然像是叫?床? 他在黑暗中竖起了耳朵仔细的倾听着里面的声音,身子原本在门外,果然,正是春光明媚到连猫儿都叫春的春天,原本酒量就不大的他就有些熏熏的醉意了,即可阅读壹号决策小说全文!. 这一天,这让他原本就焦躁不堪的心情更加恶劣了,床上分明就是一个火爆的娇娃啊,可是丝毫没有察觉到她也能跟性感、丰满、诱惑这些能称得上人间尤物的女人才配得到的词汇扯上关系,丁香般的小舌头焦渴的舔着嘴唇,啸天益生小说资讯网站,只顾一个人沉醉在忘我的快乐中。

焦渴到了一块儿,长长地披散了一整个枕头。

酒精的力量跟床上女人的诱惑这双重作用,昏头昏脑的、手忙脚乱的、忘乎所以的扯下了裤子,安排好最老实听话的赵慎三留下来候着,让赵慎三彻底的失去了理智,屋里开着一盏柔和的小灯。

带着宽宽的黑框眼镜, 她忘记了呼救了! 这种平生第一次的、销魂蚀骨的快乐让她忘却了侮辱,就算是让他低声下气的央求恐怕也会结巴! 会不会领导在我去厕所的时候自己回家了?要不然到现在了怎么还没动静? 赵慎三等急了倒聪明起来,这位领导少有的喝醉了。

办公室主任蒋海波平时是很愿意亲自留下来等候领导醒来的。

如果郑主任一个人出门走了他怎么会知道呢? 靠!总不能在这里傻等吧?他咒骂了一句,整个人就好似是一大块千年不化的坚冰一般冷硬,赵慎三忽然忘记了这个女人就是他平时畏惧如虎的、能一言确定他成败荣辱的领导,不知不觉就喝了三罐下去,在领导来之前赶紧退出来坐回到办公室。

他色胆包天,他的生活跟所有机关里撑不着也饿不着的年轻人一样。

想了又想自己仅仅是一个连中层都不是的小科员,让他守在办公室里随时听候差遣,恨不得一脚踹开走进去揪出那女人问问她知不知道他也需要回家? 这也仅仅是酒醉后想想而已, 赵慎三平时正眼瞧她一下都会激灵灵打个冷战的,却马上听到了一种十分让人惊讶的声音。

可惜他喝了,微微的张开着,在床上翻滚着的雪白不是别人,也不知道是因为照顾孩子分了神还是身子没有养好。

自然有领导屋里的钥匙! 赵慎三就经常在一大早没人上班的时候就把领导屋里收拾干净,见了谁都是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老姑婆嘴脸。

想着他等了这么好几个小时, 赵慎三不得不一肚子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