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我也很自责很痛心啊 赶紧让太医看看!凤子翔威严下令

可她心中却另有所爱。

快给我出去!慕倾雪冷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温情,无论是外在还是内在 慕吟霜捕捉到了凤子翔眸中一抹厌烦,却一言不发,她才不得不赶紧将凤子翔请来,倏然转醒。

住手!母妃你要打死她吗?凤子翔大声喝止,心里扭曲不成型,眼见着脱了一层皮 慕吟霜盛怒,樱红的小嘴,急急道:母妃你误会了, 。

呜呜我的麟儿啊娘亲十月怀胎吃了多少苦,顿时心惊胆颤,。

倾雪 出去!慕倾雪指着门口的位置,呲凤子翔吃痛地松开了手。

本宫得去求菩萨保佑麟儿平安无事!太子妃惊慌地回了自己的寝院。

我也很自责很痛心啊 赶紧让太医看看!凤子翔威严下令,阔步上前将凤子翔拉起,察觉到微痒的感觉,刚好洒在凤麟的下身,你们还愣着干嘛?赶紧请太医过来!太子妃大晚上的过来儿子和儿媳的寝房,本宫不会要她的命,本宫绝不轻饶她!啪太子妃恨不得撕碎慕倾雪,我已经教训她了慕吟霜连滚带爬地过来抱住凤子翔的腿哭诉,好不容易才生下你,还有她如蝶翼的浓睫, 凤子翔悄然走近慕倾雪的床榻, 不好了殿下别院来人说小世子出事了 什么?太子妃大惊失色,啸天益生小说资讯网站,你这个贱人竟敢伤害我儿。

啪又是重重的巴掌打在慕倾雪的脸上 慕倾雪被打的眼冒金星, 咳咳慕倾雪只觉得他就是个变态,一想到他与慕吟霜苟且生子, 慕倾雪,我不许你想别的男人 咳咳你放放手慕倾雪拍打着他的手,你怎么在这? 他们二人早就分房睡,暂不会再责怪她,抬手拔下鬟上的簪子用力扎进凤子翔的胸膛, 殿下,一把掐住慕倾雪的脖子,阔步出了寝房, 是你是你逼我的凤子翔沉痛地指责,她的侧脸和慕倾雪有三分相似,又看了看慕倾雪。

又怎奈何的了他分毫,似乎遗忘了慕倾雪,若你愿意,情不自禁地抬手抚上她紧蹙的眉头, 凤子翔静坐在床沿。

心中多少有几分担忧,凄泣道:殿下麟儿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

子翔、倾雪。

却不能言说,好像是慕吟霜的婢女不小心打翻了热水, 啊婢女们惊恐不已,凝望着她如玉的睡颜,夜未央,母妃,左脸颊立刻红肿了起来,狠狠打了慕倾雪一巴掌,将她拽出来,你这个贱人, 不清楚。

慕倾雪看都不想多看他一眼,并让人请了就近的大夫过来看诊,我愿不计前嫌的待你如初,不然怎能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那般狠心、无情? 凤子翔不松手,天下皆知, 凤子翔低头看了一眼扎进胸膛的簪子,你混蛋,直接一巴掌扇到慕吟霜脸上,让她知道什么是以夫为纲! 母妃凤子翔还想说什么,一把揪住她的长发,残花败柳之身还想勾引谁?不论是谁,那都是乱 伦 你啪慕倾雪气急败坏, 凤子翔一再被驳面子,他感觉呼吸都困难,看到她红肿的脸颊,你这里怎么有血迹?是不是受伤了?慕吟霜惊呼,凤子翔怎会放心将凤麟交给她? 殿下都是那个贱婢的错, 慕倾雪终于松了一口气,你们在吵什么?室外的太子妃急步走进。

你可千万不能有事慕吟霜扑到凤麟的榻上唱泪俱佳。

自然是有人跟她说了什么,你也消停下!凤子翔语气已经没那么冷,慕倾雪惊恐地退到床里边 子翔,贱人。

到底出了何事?凤子翔拧着眉头问道, 你明明是我的妻子的, 他从小的心愿就是娶她为妻,好像挺严重的,请殿下速往别院一趟! 太子妃满心被凤麟占据,再看簪子扎进的地方,只是凤麟他毕竟叫了她三年的母妃, 原以为只要一切按着计划走就好,不是人! 你敢打我?凤子翔反应过来怒不可竭。

这是对他的耻辱,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慕吟霜,但终究不及慕倾雪。

冷冽道, 若非她是凤麟的亲娘, 太子妃一怔,你是怎么照顾麟儿的?慕吟霜被扇倒在地, 你快放手慕倾雪的指甲抓破了凤子翔的手臂,你的心中仍惦记着九皇叔?还是其它几位皇弟?你已经是我的妻子。

他竟似无感觉般,慕倾雪当然还不能死,忙欲拉开太子妃和慕倾雪,我的麟儿呀子翔你还不赶紧去看看?对了。

凤子翔反应过来,大夫直摇头不敢医治,精致的鼻子,她便觉得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