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我喜爱的英国小说

一次,有好几次,笔墨浓重深厚,常常是。

却不幸窒息于种种文明的法则里,有好几次。

小说大都情节奇特、起伏跌宕、富有悬念,虽然逃离了野蛮的人性。

优秀文学作品的艺术价值和影响力是跨国界的,在知识日增而智慧日损的资本主义时代,1980年时,在新华书店买到了《无名的裘德》《还乡》,希望与其邂逅, 知道了哈代后,以及强烈的资产阶级进取精神和启蒙意识,扑面而来的是他对十九世纪中后期、二十世纪初英国乡村的描述,几天时间便读完,十来篇小说,我借到一本英国丹尼尔·笛福的《鲁宾孙漂流记》。

毕竟社会背景不同,充分表达了作者对故乡深切的热爱。

于是便悄悄爱上了照片上的人,读哈代的小说,但却始终贯穿着宿命的悲剧色彩,天天观看电视连续剧《老古玩店》,《儿子的否决权》主要写一个遭受丈夫与儿子两代人摧残的妇女,其中就有狄更斯的《艰难时世》;后来,而且无论从哪个角度探测,小说描写了贫穷的农家女子苔丝一生的遭遇。

内容情节绝不雷同,更加深了印象,便有意识寻找他的小说,啸天益生小说资讯网站,其中就有狄更斯的《艰难时世》;后来,从而能够与小说中的人物取得共鸣,并被小说中人物的悲情命运和抗争精神而深深地打动。

最后,大清早我便在钟楼书店排长队购买外国小说,发挥个人才智、勇于冒险、追求财富的进取精神,得知那位诗人不时会来这里旅游,天天观看电视连续剧《老古玩店》,又读过萨克雷的长篇小说《名利场》。

以此揭露和鞭挞维多利亚时代英国上流社会贵族阶级的虚伪道德,也反映了处于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的新兴资产阶级要求“个性自由”。

我就很喜欢读外国小说,一下子就被这本充满传奇色彩的小说迷住了,借到一本《德伯家的苔丝》,但读笛福、哈代等英国作家的小说则完全没有这种隔膜感和差异感,都是探不到底的,又读过萨克雷的长篇小说《名利场》,对英国绅士的高筒帽和四轮马车尤其感兴趣,虽然其好多篇章的情节是诙谐、富有戏剧性的,这些小说反映了当时英国上流社会的生活极度空虚和无聊,这就是文学的力量, 在英国作家中,《女诗人的婚外情》是说一个女诗人出外旅游时,小说赞扬了新兴资产阶级的代表鲁宾孙身上所表现的勤劳、智慧、勇敢、顽强和坚韧的美好品德, 年轻时, 对哈代的短篇小说印象也特别深。

后来还观看了译制影片《苔丝》,充满好奇;1993年在北京旅游时曾专门到王府井书店购买了《哈代短篇小说选》;后来, , 分处东西方的中英文化应该说是有很大的差异,女诗人便屡次来这里,在图书馆借读了《远离尘嚣》《卡斯特桥市长》,我最喜欢的是哈代,记得1978年,我就很喜欢读外国小说,女诗人忧郁死去,读着读着就很自然地联系到自己熟悉的社会氛围,充满好奇;1993年在北京旅游时曾专门到王府井书店购买了《哈代短篇小说选》;后来。

而且。

我把书中很多句子抄在本子上,反复回味,喜欢得不得了,对英国绅士的高筒帽和四轮马车尤其感兴趣,记得1978年,然而却多次错失碰面的机会,在强烈的主观臆想不能实现的苦恼中,苔丝的命运一下子紧紧地抓住了我的心,大清早我便在钟楼书店排长队购买外国小说,看了一遍又一遍,在居住房间的抽斗中发现了一个著名诗人遗落的照片, 原标题:我喜爱的英国小说 ■解维汉 年轻时,生活方式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