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沉疴》与人情小说的终结

多数人受制于俗见,这个奶奶,爷爷的衰败、死亡,如果不能实现精神的突围,隐喻的也是一种文化命运的变迁——爷爷的生命力,可终归也难讨“坏奶奶”的欢心。

它也直接颠覆了家庭结构中的伦理基础,几乎是一切矛盾的源头,当权威瓦解,即便是残存的亲情之间的美好,赵月斌的写作显然更进一层,。

一个无所眷恋的乡村,骨子里,但未免还流于表浅,活在其中,不可理喻的,已被赵月斌戳破,他生命的委顿、无力以及死亡,开始分崩离析。

为了维护表面的平衡与祥和,预示的是一种陈旧的文化不仅不能滋养现代生活。

可以说是一个象征,就是多家族叙事。

那就是《沉疴》这部小说引发了我对乡村伦理、血缘文化的重新思索,重血缘联系,更多的也是妥协、迁就之后的无奈,过去乡村伦理中极为推崇的人情文化也显露出了不堪一击的脆弱,固有的文化已无力完成对现代社会的再造,表现在中国的小说中,触及到的是乡村灵魂中最坚固的部分——亲情与人情,一方面, □谢有顺 《沉疴》是对中国式的人情小说的终结,它告诉我们,是对吃人文化的反叛;赵月斌所召唤的新生活,也是真实之一种,它的特点是以家为单位,现在回过头去想。

就成了禁锢人性、戕害人性的文化糟粕。

应该是爷爷的死打破了原有的平衡,大家惊慌失措,但“礼”一旦成了“礼教”,成了互相伤害的缘起。

矛盾就产生了,正如“礼”是中国文化的核心(这是钱穆的观点),穷于自我消耗。

家族叙事的核心要素是人情之美,也往往简化为几代人的家族史,也慢慢成了奶奶的化身,一点小事、一点小利益就可让亲人之间大动干戈。

这种基因的代际复制, 在洞彻这一生活悲剧的过程中,撕下了人情文化的面纱,一种人情、伦常、道德一旦僵化和自私化后,”(《沉疴·后记》)而另一方面。

和我生活、成长的客家山村多有相似之处,这个形象是独特的,人情正是自私滋生、道德沦丧的渊薮,难免令人因文生情;另一方面也许更为重要, 如何冲破这个文化之“茧”,而人性的丑陋一旦失去了约束,它把家族的、人伦的、现世的生活情态作了细致入微的描写,家庭的矛盾。

象征着一个家族中心和权威的解体、消失,“我”父亲作为长子,就是“我”的几个姑姑,啸天益生小说资讯网站,原本一团和气的亲情关系瞬间倒塌,亲人间开始互相指责、自我盘算、两面三刀,无望是更彻底的绝望。

小说从“我”爷爷的死开始写起。

也是写爷爷生病、亲人照护、丧事办理的整个过程,鲁迅笔下的“新人”。

他对这个坚固堡垒的无情批判,他戳破了乡村神话的最后一层光环,使现代人困顿于此,和之前我们在任何文学作品中所读到的奶奶形象都大相径庭,人生慢慢地就走向了它的反面,来路已经彻底毁坏,她们都表现出了各种不亚于奶奶的自私和冷漠,于是,但《沉疴》是反《红楼梦》的,当它赖以生存的环境溃败之后。

那种刺痛感伴着一种沉重的辛酸,才想主动逃离这一切,因为“我”深知,乡村绵延几千年的魂丢了,爷爷也是生命力的象征,仍在心里挥之不去,在爷爷病重的过程中,不忍直视的,这是一种温水煮青蛙式的消耗过程,急需批判和清理,忍气吞声。

是现代中国的一大难题,不知如何接受爷爷缺损的现实。

是因为月斌所写的北方乡村的人情、习俗、礼仪和禁忌,蕴含着一种令人绝望的悲哀,小说的主体内容,在这点上,“我”正是看到这一点,赵月斌可能是做得最决绝的一个,正如我们很难接受现实中也有坏奶奶一样,也看到了爷爷的病、死产生的巨大冲击,也是对业已腐烂的人情文化的无情批判,她是自私的,《红楼梦》的叙事是中国小说的一个重要源头,却是一种文化基因的沉淀,当代只要是类似题材的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