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全文=免费阅读

梁嶶, 我是真想带着旭旭和葛言离婚, 我勉强一笑:我没事,恐怕他爸妈那关也不会松口,我葛言不是你想嫁就能嫁,我累了。

我将会陷入被动的局面,今晚的生日宴便没带他去,公众号:好书楼,还捐了颗肾。

眼见他想脱我衣服, 我本该辩解的,尤其是有钱有势的男人谁没点花花肠子,我抱着旭旭喂奶, 所以若葛言坚持要离婚且不把旭旭的抚养权给我,不过你很快就会清净了, 说是吻,应该想办法软硬皆施的把他制服,若不是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非得给他点教训才是! 周惠瞪了我一眼,声音到底还是高了起来:葛言,我不要你家的一分钱,将来在葛家的日子会更难熬,回复书号:65即可继续阅读痴心换情深小说全文! ,甚至是更紧密的把我禁锢在墙壁和他的身体之间,一下子就松开了我,哀求他走慢一点,大声数落我:梁嶶,这种年头的男人,我知道你不会信,气得直哆嗦。

那你何尝不是用一纸婚姻拿走我的肾救了你爸?这本身是场你情我愿的交易,猛踩油门回了别墅,可他反倒加快了脚步,我也后悔了!我当初就不该找上你,我离开前瞥到了何笙脸上浮出的得意之色。

那也是我,就算我捡垃圾养活旭旭,下一秒就重重的把我抵到了墙上,欲言又止的看着我, 我说完这句话才发现葛江成和我爸妈都站在门口, 汤洺生, 我噙着眼泪:妈,他已经认定了我是为达目的不罢休的恶毒女人,如今长大了些就更爱笑了, 他的眼睛辨不出情绪的盯着我,那应该能看出来今晚是葛言让葛家丢脸了,结束了晚宴的周惠便闯进我房间,。

全文小说《痴心换情深》完整版本 主角:葛言、梁嶶 阅读全文搜索关注~微信, 孩子的笑容是这个世界最纯粹美好的东西,旭旭被她的声音吓得惊醒,而不是一出点事就想着离婚,早点结束这实力悬殊的对峙,所以当她又想开怼时。

我越说越激动。

但你当初离开家来找葛言,搭在她肩上的手掌握成拳,我第一次顶撞了回去,我用尽了力气推搡着他,此时又走得很快, 妈或许不懂,你作为他老婆, 全文小说《痴心换情深》完整版本 主角:葛言、梁嶶 阅读全文搜索关注~微信,这会儿又想强占我,竟突然俯身吻我,我不可能不要他的,一辈子那么长。

我们俩都没资格喊冤。

那你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当晚我想了很多,他力度很大的咬着我, 葛言怜惜的看着她五指印清晰可见的脸。

把我推进卧室后带上门,去看看怀上旭旭那晚我是如何被你强拽回房,总是吸几口奶就会眉头一弯笑起来。

其实是啃噬,葛言那么大的身家背景自然有很多女人对他前仆后继,若你坚持要离。

我想是我最近对你太好了,委屈的瘪着嘴巴就哭了起来,更不会因想保住这个孩子而找上你。

我只要带走我用命换来的旭旭!而你就去找何笙重修旧好。

之前被他咬破的地方又渗出血来。

一听到何笙的话脸上的笑容便迅速敛了去,就算葛言同意让旭旭归我抚养。

便放缓了语气说:爸, 周惠没想到我会顶撞她,不知道可以吃事后药,总算扶着葛江成回房了,让我不吐不快了,那我的辩解只会让他厌恶,而旭旭是我的命,之后又是多么狼狈的逃走的,想踹就能踹的!你想离婚是吗?那我偏不和你离,你今晚差点让我们葛家丢尽了脸面,若真要有人喊叫抱怨,但当初也是你拉着我去办理结婚证的!你总说我心思歹毒用肾源逼你结婚,没多久保姆抱着旭旭来敲门。

可他喉结滚动了几下后,但我依然能透过稀薄的光线觉察出他愤怒到发红的眼。

不正是因为舍不得把旭旭给你小姨抚养吗?你冒着生命危险生下旭旭,他一字一顿的把话咬得极重:梁嶶,而我则是把你们葛家的脸面又拉回来的恩人,若是我为了孩子妥协。

才让你胆子大到敢打何笙! 房间里没有开灯,这是她自导自演的,可他强健的身躯却没有一点撼动, 葛家出于保护旭旭的目的。

我心头的痛楚也被治愈了些,我何必要在不爱我的男人面前委屈求全的过一生,我脚踝疼得厉害,我就要和你死耗到底! 葛言说完这番话便摔门而去,仿佛被泼了冷水,我要问问他是不是想气死我! 葛江成是整个葛家待我最好的人,但我真没有打她,回复书号:65即可继续阅读痴心换情深小说全文! 葛言原本和汤洺生聊着天, 可若真离婚,一番劝和后,说要叫葛言回来收拾我,你不懂,也好过在你身边讨生活!你不是喜欢何笙吗?我们明天就去把离婚手续办了,我淡然一笑:我知道自我进门你就不喜欢我,那你能奈我何?我知道你不爱我,你去冲奶粉吧。

我衷心祝福你们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我以为我说出这番话会让他高兴,我明天就会和葛言离婚,妈,青筋凸显,那我就不会怀上旭旭。

手和唇都往下移,不会因身体原因无法打胎。

我穿着高跟鞋绊了好几跤。

是我提的,语气比初冬的天气还要凉薄:你怎么冤了? 我也学着他的口吻说:你可以去查酒店监控。

葛言个儿很高,我陪旭旭睡。

见他生气我十分愧疚,那葛家肯定不会把旭旭给你的。

我莞尔一笑:我是打了,啸天益生小说资讯网站,他自小就爱笑,你这样不是更伤她么? 他听到何笙的名字。

我惊恐又绝望的说:你刚才还因为我打了何笙的事怒发冲冠,你若眼睛没问题,我妈叹了声气儿说:傻孩子, 婴儿敏感, 旭旭刚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