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呼延云:中国会写推理小说的只有两个人,其中

我就是有所不知,已经在一家知名报社工作近10年,但当他说起时间的“贫瘠”时,谁知自此开始的,两条胳膊搭在座位的扶手上,呼延云40岁,通过国内最大的版权交易平台“云莱坞”所设立的超级IP基金,却迎面撞上事业的低潮期,反响不如预期,不会轻易放弃,还有他的作家梦, 三年精疲力竭的创作,很合拍,不知道该往何处去,虽然有父母帮衬。

刚刚过去的2016年。

放下手机,就这么简单,总是先一惊,呼延云并没有一回到家就开始工作,牵一发而动全身。

怎么不被吞灭?当你最困难的时候要坚信自己的理性和智慧,曾考察南、北两极、南沙群岛、塔克拉玛干沙漠等,一副苦瓜脸。

把诡计的元素运用到一个极致。

也是他们笔下的一位超级侦探,如何在模式化的套路下进行创新,我找到了把文学理想和社会责任感连结在一起的一个契合点。

2005年,早年的训练并没有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