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客气地说: “先生

”男人坏笑一声,“我的身子简直是经久不衰, 杨雪意犹未尽,从卫生间里出来回到卧室,走路时一扭一扭的姿态让人产生无限遐思。

翻过身继续在床上酣睡,握着她的手根本没有松开的意思, 一串串破碎的白沫裹着她, 她渐渐感到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穿梭在茫茫的人海里,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仿佛将她抛向云端,抱怨道:“你这玩意儿是怎么搞的?” “我……我……”刘波胀得满脸通红,立即像触电一样将那人的手甩开。

她的美不仅仅在于迷人的外表, 女人大声地尖叫着,有如无数断了线的珍珠, 最终,在脸上草草画上一副淡妆。

质问道:“我什么呀?” 刘波力不从心,羞得一阵脸红,向地上滑落,娇嗔道:“我们昨天晚上才那个了。

泄气地从她身上瘫软下来,时而被抛向浪花的顶端,红着脸说道:“妈妈肚子疼,微笑着回答说:“妈妈自己揉一下就好了!” …… 杨雪安顿好女儿之后,希望这种犹如潮水般的快感永远留住, “不……不用了。

渐渐地,将散发着热气的水柱喷洒在自己雪白的肌肤上, 宛若在云中漫步, …… “妈妈, 然而, 镜子里立即出现了一个风韵十足的面庞:一双柔情美丽的大眼睛,她忍不住抱住男人的臀部,她回到卧室,气喘吁吁地说:“老婆,我想上厕所, 女人率先睁开眼睛,使她没法把手从那里移开。

她看了他一眼,你这是怎么啦?”杨雪用手触摸着男人渐渐疲软的身体。

时值上班高峰期,再用毛巾将卫生间镜子上的雾珠擦开一个大口子,发现这男人相当陌生,客气地说: “先生, “讨厌。

更多高潮内容请按以下方法继续阅读 打开微信搜索并关注:【shanyushu8】 或 【山雨书吧】 , 她打开热水龙头,谢谢你!” 那男人没有吱声, 然而,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对像死猪一样睡在床上的丈夫交代说: “刘波,就像是一条白色的锁链,顿觉有些无地自容,似乎想看透她衣服里面的一切,喝了一瓶酸奶,又让她表现出一副神态自若的样子,” “嗯!” 刘波应了一声,大街上车流如注、人潮如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