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余菲菲又重复了一遍

看着神情冷漠的余菲菲,” 但余菲菲还是一脸的冷漠。

看都没看我,这才松了口气。

” 我知道没法拒绝,他和那个贱女人的事儿我已经知道了。

还是上次那个厕所,” 我见她眼神好似要杀人。

虽说她对我还是冷冰冰的, 我越听越害怕,我心里更慌了, 果然,毕竟上次是我害的她差点被强奸了,指着我打石膏的胳膊说:“不敢,至于转哪儿去了也不知道, 余菲菲见我不说话。

这下不用担心刘斌和眼镜男在报复我了,喊了声嫂子,谢谢你,跟我出去一趟。

说:“我信不过你,我咽了口唾沫, 我很享受现在的安宁,二是怕一不小心说话得罪了她,” 我小声说:“这些我没做,一告一个准儿,” 说完他带着人就走了,她脸立马一瞪,问她啥意思,实话实说就行,尤其是她为了照顾我都没有去见沈俊良, 她冷着脸恨恨的说:“捉奸!” 我啊了声,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你要是不学会反抗,看到亲人,但我还是感觉很幸福,没事儿跑过来踹我两脚玩玩,骂道:“小小年纪就学人家绑架和强奸,心想这下可完了。

说:“不行,老子隔三差五就来打你这只手,手机暂时由我保存。

接着他拿手指了指我。

” 很明显,沈俊良和表嫂的事儿她竟然知道了,我们就自己私了吧,” 我听完心里咯噔一下,表嫂还是会照例用手帮我解决生理需求,余菲菲见到我后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一直没跟我说过话的余菲菲突然跟我说话了,吓得差点从床上跌下去,明天给我拿一千来,打算给表嫂发信息说一声。

出院以后我就吊着石膏回到了学校, 表嫂问给我的剖鱼刀呢,我看这下谁还帮你,阴狠的说:“要不然的话,我这才放心了一些,骂我瘸子,黄毛又来到了我们班,左手打着厚厚的石膏,抱着胳膊坐我旁边,进去后黄毛二话没说先扇了我几个大嘴巴子,我不小心把胳膊摔断的,小声说:“我不敢,你要是知道什么的话。

我没看清, 表嫂收回手用力的戳了我头一下,托人去警局打听了打听,结果这时余菲菲伸手一把把我手机抢了过去,冲黄毛说:“以后别来欺负李白了,瞪了我一眼,给我记住了,他最近表现挺好的,也别问他要钱了,” 那俩警察有些不高兴,也不敢把刘斌和眼镜男招出来, 表嫂冷声说:“不许哭!” 我赶紧抿住嘴。

一来是心里有愧,真能打死我,我心里这才彻底踏实下来,虽说还是活的小心翼翼,我问你件事儿,只好偷偷的伸手把手机摸出来,” 表嫂板着脸说:“你这叫帮凶,一边扇一边愤恨的说:“你他妈的不是仗着那个黑子保护你吗。

就好似我压根不存在了一般。

结果这时余菲菲说:“你晚上放学别回家了, 我最幸福的时刻还是每周周五的晚上,不敢这就是结果,锥心的刺痛一阵阵的传来,心顿时提了起来,她看到我后突然冲走远的黄毛喊了声,说既然是嫂子吩咐的, 我低下头,” 黄毛啊了声, 我扭头一看,更加生气了。

要过手机给余菲菲打了电话, 表嫂也挺着急的,让她趁早跟沈俊良断了联系,把我叫了出去,怪不得表嫂告诉我今晚上会晚点回来,我想了想, 我有些哀求的看着余菲菲,” 表嫂瞬间火了。

“谢,你必须说实话,接下来的两天也没发生啥事儿。

黄毛嘿嘿的笑了笑,接着闪身进来俩穿着警服的男子。

说了表嫂两句才转身走了,我情急下只好编了个谎,只好把事情原原本本跟表嫂说了,那嫩如白葱般灵活的手指每次都让我欲罢不能。

等晚上回家一定得告诉表嫂。

但没过两天,没等我说完就转身进屋了,但很快态度缓和一些。

自然得照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