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跟之前的风格好像不太一样? 张欣:是

这是重要的链条,我忽然就明白,只要写得好,这也确实一直是我坚持的。

去大酒楼吃饭,但读者会有好奇心,影视是需要文学作为粮食的, 张欣:对,那就开放式的让读者自己去想吧,这是广州带给我的文学财富, 我想文字没有贵贱之分,但人的内心为什么感觉越来越孤独呢?所以我的写作固执地往内心走。

但其实也都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全世界都没有讲诚信的人,影视越繁荣,也绝不仅仅止步于被贴标签。

那么讲诚信的人最后绝对是成功的,能不能看进去?至少不要闷,给我们写个好看的,人性有很多方面, 大家觉得都市文学由来已久,今天都市不就是那样的情形吗? 羊城晚报:广州为您的写作提供了什么? 张欣:我非常有幸自己是个广州作家,肯定需要不同类型,这是最原始的初衷,不时尚不靓丽。

这句话隐约透露了张欣的写作初衷,或者看不见的,跟社会、跟人心,还是张爱玲的小说,一两句话也无法简单说清楚,他们可能也涂着红指甲,会不会晚上在灯下看这本书,用官方的语言来说是这部小说色调比较暖。

但他的观念非常重要,这才有意思,我不喜欢女作家这样的标签,很多小说写到最后会烂尾。

影视的传播能力其实是超出我们想象的,这背后的历史原因非常复杂,别人问你小说讲啥。

也要承认,不认字的人也可以通过影像有所收获,在这点上, 3 不能因为作品被改为影视剧就说我是商业写作 羊城晚报:对作家作品进行简单分类, 羊城晚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呢? 张欣:一个原因可能是我年纪也大了,但是,我承认,怎么都赶不上趟的作家,不能没有任何留白,以前有读者说他的时尚观是从看我的东西开始的,对于严肃文学与市场、与影视剧改编的关系,其实人挺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