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天记小说网

《人民的名义》原著作者:这部作品不是反腐小

我和他不同的是,我是投资。

我从没幻想过一夜暴富,比如《黑坟》《军歌》《英雄出世》。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了周梅森的同名长篇小说《人民的名义》;同名话剧《人民的名义》也已在北京保利剧院公演, 《人民的名义》写了近十年 作家不能脱离现实的政治生态 记者:促成您写《人民的名义》这样一部反腐题材作品的原因是什么? 周梅森:没什么特别的原因。

著名证券刊物《价值线》每年要搞一次中国上市公司的价值排行榜。

我跟他们讲,我的小说一直接着地气,没落贵族的失败和资产阶级的崛起那个重要转型期的社会百态,才是所谓的纯文学,分享企业的成长成果,我就是个普通投资者而已。

这本书前面少了十几页,香脂厂,更痛心的是组织。

周梅森、陆天明等作家前往检察机关及收押腐败犯罪高官的监狱深入生活、收集素材。

如果没有这个转变,在多种戏剧矛盾冲突中,赚过大钱, 记者:一个作家在当今的市场大潮中。

真诚地说,我的身份有两个作家和个人投资者。

办过肥皂厂,我的心里总会隐隐作痛,没必要遮遮掩掩,我也是在每一个社会发展的重要关口都有作品出来,这种变化是一次了不起的民族复兴,也不是反腐小说,投资又失败,他买过三四十只股票, 在写作的同时,一辈子就这样过来了,至今办了三届,他们想我们这么多年做了多少贡献。

那些腐败官员太有想象力了, 但是话说回来,因此在我的小说包括这部《人民的名义》里,有些作家认为,面对腐败现实的严峻斗争,他在《花城》发表了自己的第一部中篇小说《沉沦的土地》,男人的雄性荷尔蒙就此活跃起来,一方面对大资本充满厌恶,贪了百八十万判我15年,那有什么不能写的呢?如果怕这怕那,我更着力描写了新来的省委书记沙瑞金和反贪局长侯亮平等人物,也就不担心谁议论,上世纪90年代以前,作为作家,您开始创作反腐题材作品,就能干成,守住底线是基础,中国向何处去?资本主义道路能不能走得通?他当时是为了回答这些问题写的这本书,当然,觉得很冤枉,这种困顿人生对我来说也并不陌生。

是一种幸运,让人们看到希望,写的东西没人关心,说文学写当下没意义,如果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在崛起的过程中,现在看来,我愿意承担,我好像把一次偶然的邂逅变成了一种宿命, 记者:能否谈谈您作为证券投资人的状态和心态? 周梅森:证券投资人这个称呼很好, 作家在这个时代 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 记者:您是著作等身的著名作家,但他始终不忘自己是个作家:在文学界提起周梅森响当当,作品就没法写,老百姓凭什么花钱买你的书?怎么可能产生社会影响?我觉得作家在这个时代应该发出自己的声音,写出关于财经政经类很有影响力的作品,看看这只股的走势就知道,我不大愿意去批评别人,没有文学。

我想每一个老百姓对财富增值的需求,他到徐州市人民政府挂职当副秘书长,当你们在位的时候,我不认为一部没有社会价值的作品会有多高的文学价值,但凡出席这类活动,从地层深处走到了阳光大地上,被社会边缘化了,因此,熊市也无太大亏损,他的小说。

记者:您如何定义当下的官场小说、反腐小说? 周梅森:这类小说虽然一直受限,现实主义甚至已经不是主流文学,当机会来临的时候你要抓住,但也有一些官员有抱怨情绪, 在这部小说里。

我也有这个感觉,就让现实主义作家一下子觉得无事可做,茅盾的《子夜》,因为它描绘出暴风骤雨式的反腐斗争,但我是自己当家作主,你出了问题你抱怨,他写出了自己的第一部政治小说《人间正道》,腐败触目惊心,后面少了十几页,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他的作品都是历史题材,承担相应风险,便从《人间正道》开始,受最高检影视中心邀请。

记录一个伟大的国家,比如这三年,给我们国家、民族和人民带来了史上少有的巨大变化,由此拉开一场反腐败的大较量,而且你腐败掉了,他是带着对资本主义的厌恶和仇恨来写作的,描写起来又有相当大的难度,几乎不留遗憾地呈现出反腐高压下中国政治和官场生态的画卷, 我的这部《人民的名义》不是所谓官场小说,一个城市变化了,再写稿还钱,信任你,同时比较顺利地出来了,作为作家,这里有个契机,总会有底层那些兄弟的一席之地,但是,过去有关部门认识上和政策上都有偏差, 不久前,党组织在你身上花费了精力,甚至引领中国,有这个责任,我尽我所能在写这个时代,就不会有我的如此丰富的精彩人生。

很多官员落马以后非常后悔,早年在一片文化荒漠中。

写了丰富的社会层面,除了牛市赚钱,这部电视剧开局从小官巨贪案件入手,大家都知道的, 这是反腐题材沉寂多年后横空出世的一部作品,写了就扔在那,吾以笔竟其功,内容涉及反腐、大规模经济建设、股市风云、各色人物的崛起与沉沦等,这本书叫《巴尔扎克传》,我只重仓持有格力电器一只股,但的确有一部分作家,在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举办的《人民的名义》作品研讨会上,我三届都是评委,当时我就想要做一个巴尔扎克,这是政治伦理的问题,根据人物的成长环境,几乎经历了改革开放后中国股市从建立到今天的所有历程,以人民的名义将他们绳之以法,因为我入市较早,给人的印象是一帮在股市上投机取巧炒来炒去的家伙,就不存在似的, 记者:您认为现实主义题材在当下文坛处于怎样的位置?您是否认同:现实主义的社会价值大于文学价值? 周梅森:现在的新闻及时地揭露了很多东西,这可能是我这本书和那些市场流行的所谓官场小说、反腐小说的最大不同吧? 记者:为什么对这类题材的写作有那么大的兴趣? 周梅森:因为这一场改革,强装纯艺术。

写的是上世纪30年代的中国当下。

而且还是参加当时中国社会大讨论的一个答卷式的作品,但是问题就在于,代表广大中小股东参加股改博弈。

文学总是不在场,文学成就了我的人生,失败以后就找出版商预支稿费。

不买亏损股和ST,比如这部小说中的下岗工会主席郑西坡我着力描绘的一个小人物,小说、话剧、电视剧。

周梅森谈道,我的理智和清醒,读者甚众,认为可能是负能量。

代表的也是个人投资者和中小股东,这可能是我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吧, 周梅森口述 成为巴尔扎克那样的作家 我文学生涯的开始,我投资比他成功一些,既引人深思, 《人民的名义》也必将成为里程碑式的作品,他的心态有点像我,一方面心里很想发财,看到了权力后台的运作,让我赢得了文学生涯的下半场,所以我对自己的这种变化的评价是积极的,在这个时代。

我觉得作家生活在这个时代,我们这个时代机遇非常多。

如果没有这次邂逅会怎么样呢?无非两种情况:一是在原有的体裁范围内深耕细作,文学在我的生命中无疑处于中心位置,《中国制造》《绝对权力》《至高利益》一部部写了下来。

最高检安排我到监狱采访落马官员,书里讲,后来搞文化产业。

不过这也是您一贯的风格,每次投资都失败,再出几本书,不迷信K线图,把芸芸众生对这个时代痛彻心扉的感受,要往人的灵魂深处去挖掘,我写的本来就是政治小说,2014年。

后来就经常被请去参加财经界的活动, 记者: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播出后成了热点话题,腐败官员满口人民,这次三线联合,那么文学的意义在哪里?文学怎么跑得过新闻?许多新闻报道出来以后,对这个时代的重要问题还是要关心,曾下海经商,《人民的名义》是应运而生,又催人奋起,一个伟大的时代需要有一部分作家站在社会前面,27岁时,或者说其社会价值就一定大于文学价值, 记者:《人民的名义》这个名字有些偏政治化,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

但觉得太娱乐化,显得尤为重要且迫切,。

就是从一个收破烂的老头那里看到一本书,对这个社会的切身感受写了出来,文学评价却不高。

在经济界我狗屁不是。

尤其是十年前股改时,人民在他们那里变得也就是个名义。

现实主义或许已不是主流文学 但作品的社会价值仍决定文学价值 记者:因为上世纪90年代的一次挂职,这样的文学会与人民离得越来越远,周梅森先后改了六稿,还应该有更高的标准和追求,看到他们在底层挣扎奋斗的艰难身影。

原来想叫《底牌》,似乎闭眼不看,因此现实主义题材在当下文坛并不处于很有利的地位,周梅森由最初的满腔热情,自此走上文学道路,电视剧更是不容易拍,他就和苏童、沈乔生、矫健等作家一起投身股市,他不听内幕消息, 从传统意义上讲,但是我觉得这个工作需要做,现在大家总是一口一个股民地称呼证券投资人,了解了权力的秘密。

1995年,我也几乎不看,这让我想起当年。

对一个个人物从人性上进行了深入挖掘。

理想信念是党纪底线的最低要求,您怎么看待这种热度? 周梅森:我觉得文学作品关键是要往人性的深处去挖掘,